乐投网官方网站小说 > 网游小说 > 大明铁骨 > 第464章 (新书发布,求支持)
    君士坦丁堡!

    尽管顾度平从没有去过那里,甚至对于那座城市以及罗马帝国的了解,都是通过文字,但是并不妨碍他站在罗马帝国的立场上去考虑问题。

    毕竟,他的大王是罗马帝国的继承人,更准确的来说,是王后是罗马帝国的继承人,他们的统治必定会得到恢复。

    “土耳其人是什么人?他们是西突厥的混血后裔,说白了,就是一群被在唐朝时被赶出天朝的丧家之犬而已,他们一路打到了中东,用了几百年的时间,从罗马人的手中征服了安那托利亚的大部份地区,然后他们是怎么做的?”

    看着顾度平,朱和墨一边反问,一边解释道。

    “他们掠夺罗马人的妻女为妻妾,而占有越多的妻妾,这样就可以生下更多的子孙,可以进一步状大自身的力量,经过数百年的征服、掠夺,他们的力量变得越来越强大,最终,在两百多年前,他们完成了对罗马帝国的征服,在他们征服罗马帝国的时候,那里还有几百万罗马人,可是现在呢?几乎都已经消失了,为什么会这样?罗马人去那里了?”

    面对大王的问题,顾度平的眉头紧锁着,他犹豫着回答道。

    “似乎,还有一些罗马人在当地坚守着。”

    得益于军正司对土耳其的渗透,顾度平知道在土耳其境内除了许多斯拉夫人没有改变信仰之外,还有许多罗马人没有改变信仰,当然,他们数量极少,更多的是希腊人,亚美尼亚人,但实际上,他们仍然是罗马人,至少是罗马人的一部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亚美尼亚籍士兵竟然成为了东罗马帝国的军队主力。一些人更少靠此平步青云,成为类似希拉克略这样的军人皇帝。只不过,他们对于罗马的印象早已经远去,他们一直都称自己是亚美尼亚人。

    “但是许多人,都已经改变了信仰不是吗?而且人数也在不断的减少,罗马人去那里了?”

    作为埃及国王的朱和墨,自然很清楚土耳其的现实,反问之余,他又用感叹的语气说道。

    “其实,这种事情是不可避免的,而作为征服者的他们,拥有的财富以及天然的地位,这有助于他们获得优先繁衍后代的权力!当然,这是在和平时期,实际上,在被征服的早期,而被征服的对象,就因为女子大量被掠夺,人口繁衍就成了问题,就像罗马人,在土耳其人征服后,数以十万计的罗马女子被土耳其人掠夺,大量女子被掠夺,罗马人的繁衍就成了问题,数量自然越来越少,即便是现在没有灭绝,也从当年的主人变成了微不足道的少数族群。如今真正的罗马人可能只剩下几十万,而拥有罗马人血统的土耳其人呢?他们作为外来者征服了那片土地,却成为那片土地上的多数族群。这些所谓的土耳其人,基本上都是土耳其父亲和本地母亲的后裔。他们就是利用这种融合,让罗马人消失于历史之中,罗马人如此,巴尔干等地的斯拉夫人从同样也是如此。”

    顾度平点了点头,他的语气变得有些沉重。

    “其实何止是罗马人消失了,就像在西域,当地的土人也是趋于消失,清虏杀入西域后,尽杀其男子,尽掠其女子为妻妾,如此一来,才用一代人的时间,从区区十数万人膨胀为数百万人的大族,现在看来,古往今来,但凡是征服者,大抵上,也都是如此,以掠人妻妾,灭人之族。”

    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顾度平只觉得的后背猛然冒出一阵冷汗,一阵寒意涌上了心头,他想到了满清,想到了当年满清对华夏的占领,他们在北直隶、山东等地地大掠包衣,不就是变相的掠人妻妾,如果没有陛下中兴大明,也许几十,几百年后,天下的汉人会不会也像罗马人一样,消失于世间?

    看着若有所思的顾度平,朱和墨知道他也许正处于惊愕中,其实他自己第一次从父皇的口中知道所谓“进步”以及所谓的“融合”时,也曾为之震惊不已,甚至在很长时间里,都会为这个真相而惊愕。但这是事实,铁一般的事实。

    “其实,我华夏先民大抵上也是如此。”

    在顾度平尚未回过神来的时候,朱和墨又继续说道。

    “什么是“扶夷归夏”?所谓的“教化四夷”不过只是为“融合”寻找一个理由和高尚的借口罢了,先易其信仰、夺其财富,再灭其文字、灭其历史,再占其妻女。如此所谓东夷,西戎,南蛮,北狄便消亡于历史之中,不,是融合入这个大家庭之中!”

    融合入大家庭之中!

    这是多么高尚的言语,但这个时候听起来,又是何等的讽刺。

    “那么南洋土人……”

    话到嘴边,顾度平突然止住了。

    何止是南洋的土人,广南人、缅人、以及朝鲜人,甚至还有蒙古人、女真人,他们将来会如何呢?

    答案是显然易见的。

    他们同样也会融入这个大家庭之中,成为家庭的一分子。

    面对顾度平的问题,朱和墨微微一笑。

    “在土耳其,在过去的两百多年间,在巴尔干很多地方,都出现了新的土耳其人,将来,当罗马帝国的解放的时候,土耳其人的弯刀会被罗马帝国的短剑所取代,而到了那个时候,等待那些人的是什么呢?是新一轮的融合……不,应该说是进步,文明的进步!”

    朱和墨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又一次提到了罗马。

    “在重新征服的过程中,罗马帝国也会面临着与埃及同样的问题,居于弱势地位的被征服血统会被征服者的血统所取代,而这个血统到底是希腊人的、还是亚美尼亚人的,或者是华夏的,就在于将来的罗马帝国如何操作了,至少在埃及,我正在通过一切手段,保证这个血统上变化,朝着对华夏有利的方向的发展,未来的埃及人是什么?科普特人?当然不是,现在纯正的科普特人又有多少,但可以肯定的一点是,随着夏人血统的膨胀,这里的许多事物必定会改变。毕竟,至少在未来一两百年内,王卫和他们的后代在财产和地位上,相对于普通的科普特人,都处于优势地位,或许科普特人夺回了他们的国家,但可以肯定的是,除了少数的权贵获得了权力,大多数科普特人,只能在底层挣扎,其未来命运自然可想而知。可,王卫和他们的后代却不同,他们或许不是马木留克贵族,但实际上,又有什么分别呢?地位上以及经济上的劣势会直接影响到他们族群的繁衍!”

    朱和墨的笑容依然是灿烂的,但是他的言语却是冰冷无情的。甚至,没有任何人怀疑,这些话如何传出去会引起什么样的轩然大波,但是对此朱和墨并不担心,因为王宫里的侍卫都是华夏人。

    “……一百年、两百年,哦,也许三百年后,埃及就会以一种极为特殊的方式融入华夏,就像东夷,西戎,南蛮,北狄一样融入大家庭里,你看……”

    指着窗外数尺外站着的王卫,朱和墨感叹道。

    “你看,这些王卫才是我华夏真正的好儿郎,如果没有他们去征服异族的女子,我华夏又怎么可能在再一次教化四夷呢?”

    呃……现在这个“教化四夷”怎么听起来那么别扭呢?

    作为读书人的顾度平的脸颊不由微微一红,他所想的不是那四个字中的另一层含义,而是想到了自己纳的色目婢,过去纳色目婢不过只是因为好其年青貌美而已。可是现在他却突然意识到,在此之外,还有另一层极为重要的使命,是为了教化四夷,是为了抚夷归夏,是为了……

    哎,突然,顾度平的心里又生出一种疲惫感,他意识到自己根本就没有私人的时间,白天他为大王劳心劳力,晚上同样还要继续从事着教化伟业。

    哎呀!

    这么看来,还应该再纳几房美妾,主纳妾可不是为了个人的私欲,而是为了保证文明的传播,为了推行“教化”。

    这真是……辛苦啊!

    看着那些年青的正值壮年的王卫,顾度平的心里不禁对他们心生佩服之情,他们如此公而忘私的日夜操劳的,实在是难得的很、辛苦的很,也着实让人佩服的很。

    当然,朱和墨当然不知道,顾度平的脑海子在想着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不过,即便是他知道了,也会觉得很有道理。

    相比于顾度平瞬间的胡思乱想,朱和墨更多的却是在那里感慨着历史。

    “想我华夏两度陆沉于异族,虽然历尽劫难,亿兆人死难,但到最后居然还可以保全种族,只能说是天佑了,或许,这也就是天命在我华夏的证明吧!”

    闻言,想到罗马帝国境内的罗马人已经趋于消失,顾度平有些沉重的点了点头。

    “可不就是如此,兴许这就是天降大任于斯人也的命数吧!”

    这样的说法,顾度平自己都不相信,也就是随口一说而已,随后,他看着似感叹不已的王上问道。

    “王上,这边没有回施的余地了吗?”

    顾度平之所以会来开罗,并不是为了寻求支持,而是为了与埃及达成盟约,但是现在看来,埃及这边的阻力太大了。

    “那些人只想着自扫门前雪啊……”

    这么感叹一声,朱和墨有些沉闷的说道。

    “本王倒是有意签署盟约,而且本王也知道,这次机会难得,可是,他们如此敌视,本王又能奈他们何?”

    身为王上,也有身为王上的无奈,或许,对于科普特人,对于整个埃及,朱和墨都有着完整的计划,这个计划会在未来一代人、两代人、三代人,甚至十几代人的时间里不断的推行,但是却无助于眼下的局势。

    “小臣知道王上难为,只是,如果没有埃及的帮助,只恐怕大王在短期内,是无法返回罗马的。”

    顾度平的语气难免有些失望。

    “九哥这些年都等了下来,还可以再忍上几年的。”

    朱和墨笑了笑,然后他朝着窗外看了一眼,又继续说道。

    “等到苏伊士运河修通之后,孤以为父皇必定会派兵助他的,现在,这件事之所以被耽误到现在,归根结底恐怕还是因为运河,想要用兵土耳其,势必需要派出陆海军,可要是从好望角劳师远征,势必会带来一系列的问题,再等等吧,我想,再过几年,等到运河修通的时候,时机差不多也就成熟了……到那时,我这边差不多也能稳定下来,应该能抽出一些力量帮助九哥。”

    因为都是自家兄弟,朱和墨能够理解九哥朱和堓的无奈,在所有的成年亲王之中,只有他没有就国,甚至他的国还停留在纸面上——或许在名义上他拥有“罗马帝国”的继承权,但是除了王妃陪嫁的帝国皇冠和帝国的继承权,其它的一切都是虚无缥缈的,现在甚至他们的儿女都已经行开笔礼了,可是“帝国”却连影子都没有。

    可是再焦急,又有什么意义?

    “王上,大王自然知道运河不筑通,天朝断然不会劳师远征,只是,于大王看来,一味的等待无助于将来,如果他想要夺回罗马的皇冠,不能仅仅只是等待着天朝的帮助,所以……”

    顾度平的回答,让朱和墨陷入沉默中,站在九哥的立场上,他可以理解九哥的想法,但是站在国君的立场上,埃及现在能够给予九哥的帮助是极为有限的,即便是签署了盟约。又有什么意义呢?

    没有天朝派出的军队,仅仅只是凭借九哥,又怎么可能夺回属于他的皇冠呢?

    面对沉默不语的大王,顾度平抿了下嘴唇,然后说道。

    “王上,大王需要你们的支持,需要所有的王上给予他的支持,毕竟,大王是诸夏之中,唯一一个国土为外人占据的大王。”

    …………………………

    新书《回到明朝开工厂》发布了,希望大家多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