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投网官方网站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八十五章 执正方可得造化


    张衍出得离忘山,心意一转,已是来至一方难作名状之地,这里徜徉有一座云台金府,正是全道此回所定论道之所在。

    此回聚首,之所以不放在全道山门之中,这里缘由恐怕是不想让德道察知他们彼此有所牵连,但此事实际上是瞒不了多久的。

    是故他以为,这里更深层次的原因,应该还是全道二人从未把他当做过自己人,只是为了对付德道,才不得不算在己方阵中,等到共同目标一除,那肯定不会再对他如先前一般客气了。

    他也不在意这等小节,左右德道被驱逐出去后,他同样也会着手对付此辈,只要在此之前双方目标一致,那就无碍。

    此时宫门一开,他摆袖入至里间。

    两面道人坐于此中,见到他到来,齐是站起稽首,道:“道友有礼。”

    张衍目光看去,右侧所坐那一位,便是先前前来拜访离忘山的那名道人,而另一位则是居于左侧,看去双方并无高低之分。

    两名道人虽然都是仙风道骨之貌,可在他眼里,却是面目身形皆是模糊,并不如何清晰。

    此是因为这二人只是正身入至此世的一缕意识所化,外人不知底细,而他在这等同辈看来,因所见有缺,故才这般。

    不过其等正身未到之前,他也不必去管那真正根底如何,此刻也是还得一礼。

    左侧那道人言:“还请道友入座。”

    张衍微笑点首,到了前方一个蒲团之上坐定。

    三人皆为太上,故是也省却了客套之言,左侧那道人直接开口道:“诸帝子相争经年,局势至此,已然分明,今请得道友来此,是为相商合力与德道相争一事。”

    张衍道:“两位道友可有对策?”

    那道人继言道:“德道势大,又多我一人,故过往争斗,都压我一头,现我两家携手,才是堪堪抵敌。”

    左侧那道人则言:”按那定约,此回帝位之争,若是我全道胜出,则我入正殿,德道入偏殿,只此辈执那物已久,心神驰游,已不知去到哪里,若我此次不胜,一旦其天外正身顾来,我等定会被逐出此世,唯有请道友出得全力,那才方有几许胜望。”

    张衍心下一动,他却是从这番话语中听出来了一些东西,好似此辈手中只要执掌有那物,就有极大可能借此唤得自家正身关注过来。

    要是这样,那要尽早将德道推翻下去才是。

    只是因为两家早有定约,德道就算这次败北,那也不过从正教之位上退了下来,供奉挪至那偏殿,而不是被真正驱逐出去,正位之争显然还要继续下去。

    这十分不符合他的意愿,所以一旦击败此辈之后,无论如何也要想办法将之彻底扫除干净,随后才能再转过头来对付全道。

    他口中道:“贫道自会全力相助。”

    左侧那道人言:“驱逐德道之后,道友只要尊我全道之名,那当与我并列于天庭正殿之上。“

    张衍微微颌首,他已是明白这二人的意思了。

    即便全道真在这一次争斗中成为正教,可当德道退下去之后,还是会设法再争此位的,那么只他们二人想要守住,还是有些困难的,唯有再加上他方才可能挡住。

    但这并不是说,十一帝子与三帝子继位之事就无需再争了,因为这很可能就涉及到那物执掌之权。

    不管全道还是德道,一脉道传之间或许早是有过定约。可他却是不同,从未与此辈正身打过交道,甚至眼前还要竭力避免与之照面,所以他要是得不到此物,那么就算被人尊奉至正殿之上,那也毫无用处,故这里他是绝然不会放弃的。

    不过关于这帝位到底该为谁人所得,此回谁也没有去提。因为这个事情不必眼前就做决定,大可等德道被掀翻之后才予商量,而且德道若是不除,那么谈这些暂时也无用处,反还坏了和气。

    杏泰洲中,由于遭受赢匡反复搅扰,是以近段时日来,可谓四方不宁。

    二帝子昊崛起初还不以为意,认为这只是小患而已,可后来却渐渐感觉出不对,这其实是一桩大麻烦,因为这导致他只能坐困于自家封地之上,而无法放心大胆去攻袭他人,而其他兄弟,譬如三帝子这个时候若来攻他,那难保后院不稳。

    这一日,长和经通禀后,来到昊崛居处内,待见了其人之面,便道:“殿下委托贫道之事已是查到了。

    昊崛精神一振,急切问道:“道长快快说来,到底是何人谋我!”

    长和回道:“此事该是原天庭左御中赢匡暗中所为。”

    昊崛一惊,道:“左御中?”左御中原本乃是天帝亲信,他即便是帝子,以往在此人面前也不敢摆架子,两人过往可以说并无有什么过节,是以他不解问道:“他为何要来对付孤家?”

    长和道:“或许是受了其余几位殿下拉拢,也或许是受了谁人蛊惑。”

    昊崛暗中骂了一声,烦躁道:“这又该如何应付?”

    他或会看不起其他兄弟,可却不敢小觑这位威严刚毅的左御中,更不用说,这一位现在手中还持有天符。

    此物当初由太上祭炼出来,就是为了彰显天帝威权的,可以说,掌威天符之人,自身之能已不下于天帝了。现在就是诸星君率部众前去讨伐,恐怕也一样对付不了。

    而且天符因果牵扯太大,要是用的太多,御主自无什么好下场,可天庭和诸天世宇一样会受此牵连,所以不到必要,谁也不愿上去招惹。

    他看了看长和,问道:“几位太上可否出手收回此物?“

    长和摇头道:“太上将天符交托给天帝之时,就有言在先,不管此物未来居于何人之手,都不会再作过问。”

    昊崛一怔,道:“还有这等事?”

    长和点头。

    赢匡之所以能窃得天符,这里就是因为有德道暗中推动,所以其人最早下界之时,德道还是有不少办法取回来的,但是天帝迟迟不肯立下帝位继承人选,德道也就任由其去。

    可现在过去这么长久,想必赢匡早就将此中各种用途早已摸熟了,就算是治乐三人一同出手,也不见得能把其如何。

    况且真要这么做了,其人抵挡不住,也是可以仗着天符逃遁的,一样拿不住他。

    昊崛心中憋闷,道:“那又该如何是好?莫非任由此人这般搅扰下去不成?”

    长和考虑下来,道:“二殿下勿慌,对付这等人物,不可力敌,只能智取,其余帝子可以给予的,二帝子不也可给,还要给出更多,不妨封他一个名头,并答应登上帝位后可赦免其罪,或还可令此人为我所用,至不济,也能让他安生一些。”

    昊崛一听,觉得有些道理,道:“左御中若能为孤家所用,便免他罪责又如何?不过天符乃我天家之物,定然是要还回来的……”

    长和赶忙道:“殿下现下还是勿提此事为好,不然反会不美。”

    昊崛不满哼了一声,但他也知这建议是正确的,当即找了一个亲信过来,吩咐其代自己拟书一封,并送去大周国内。

    赢匡一直在留神杏泰洲中一举一动,这封书信送出没有多久就到了他手中,凭此中内容不难看出,对方已知道这些事是他所为。

    但这也是迟早之事,故他也没有放在心上,待看下来之后,他思考片刻命人请了纨光过来,并将书信交给后者览阅,并道:“纨光道长,你看如何?”

    纨光放下书信,笑道:“既然这位二帝子诚心相邀,左御中不妨答应,只是此中关节需得把握好。”

    赢匡登时明白了他用意,这是要他假意应下,他点头道:“我知晓了。”

    他当即提起笔来,顷刻挥就一封书信,此上意思大约为自己愿意投效,只是先前投靠过来的炼气士二帝子不得再有追究。写完之后,他递去纨光处,道:“道长请过目。”

    纨光也不客气,拿来看过,点头道:“便就如此送出吧。”

    未几日,昊崛就得了这封回书,见得赢匡言及愿意投效,不由心中大喜,他是十分清楚天符厉害的,有这么一个人帮衬自己,夺取帝位的胜望就大了。

    至于那些炼气士么,他本来就不把这些人放在心中,大可以答应。

    于是得意洋洋把长和唤来,炫耀此事,长和却是提醒道:“殿下,此人不好约束,千万要小心。”

    现在他们手中,还没有什么法誓可以约束持有天赋的赢匡,所以要提防其人假意投靠,但是现在见昊崛在兴头上,不好直接道明,只能委婉劝言。

    昊崛看他模样,似笑非笑道:“道长放心,孤家虽期望这位真心投效,可也不会这么容易就轻信此人,就请道长代孤家走上一回,去探一探其人之底,并请他出力攻打我那三弟,也不用如何,前些时日在孤家封地之上所为事再来一遍就是,期间一应所费,皆可由孤家承担。”

    长和打个稽首,道:“殿下英明,贫道这便动身前往,便此人别有所谋,也可借此一窥其人底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