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投网官方网站小说 > 穿越小说 > 大帅真要命 > 第413章 祈祷
    “正月里来是新春吶,家家户户挂红灯啊——”皮日休哼哼着奇怪小调,把诗兰听得目瞪口呆。

    诗兰自认为博览全国各地曲谱,各种小调都会个七七八八,可这小调听起来十足陌生。于是好奇问道:“文韬兄,哼得哪里小调,听着着实新鲜哩。”

    “二人转!”皮日休黠笑道。

    “二人砖?”诗兰疑惑道:“是干什么用的?你们老家盖房子用的吗?你唱的小调,是劳动时的号子?”

    “哈哈哈哈!”

    一句话把他笑翻在地,可诗兰却不知自己到底犯了什么口误,才让这厮笑成这幅德行。

    这赵璋身上着实有些新鲜玩意,尤其是不时蹦出一些怪话,如今世上,恐怕没有他这么肉麻的人了,哪家人也不会管夫人叫做“爱妻”,唯独他整日没羞没臊的,他可不仅仅在说私话的时候才这样叫,即使是在外人面前,他也爱妻爱妻地喊,时常惹得诗兰羞红满面。

    家中人越来越多,七大姑八大姨的亲戚也不少,当着长辈的面,他的嘴也美格尔把持的,前几日,三叔家林氏夫人家的娘家亲戚来串门,林家老太太亲自登门,皮日休和诗兰也出面迎接,当着老太太的面,他也这样叫。

    可把诗兰羞得满面羞红,别说诗兰,即使是大腹便便的黄雏菊,也被他气得哭笑不得。常常骂他:不知羞哩。这话能在大家面前说吗?

    面对如此抨击,他却不以为然,更让两位夫人拿他无可奈何。

    春季,正月,辛亥(初八),唐僖宗任命王铎兼中书令,充任诸道行营都都统,并暂代义成军节度使,待讨贼成功罢兵之后再归还朝廷。此权之大,大过历任都统。看来王铎的眼泪没白掉。

    高骈迟迟不肯进兵,失去唐僖宗信任,以前的得意爱将,现在变成了心头一患。因此这次春季大封赏,高骈只领有盐铁转运使的官职,罢去他的都统及诸使职衔。又准许王铎自行召辟将佐,任命太子少师崔安潜为副都统。

    崔安潜再次被启用,心情大好,乐得他在家中手舞足蹈,忽而想起赵璋曾经预言他会被复用,于是提起笔来,书信赵璋道:“文韬贤弟的话应谶了,贤弟神算让人胆寒,进之佩服得五体投地。既然贤弟已算出黄巢必然失败,不如早做打算,来投我大唐。凭我家族势力和贤弟威名,讨个四品官,恐不在话下。”

    皮日休回信道:“进之兄不要高兴得太早,不久后你又要被免官,记住,千万不要逞能,否则会很倒霉。只要你老老实实,任何事也不出头,保你全家安宁。只是你以后再也当不上实权大官了。”

    见回信,崔安潜被气得鼻孔生烟,大骂赵璋:“这该死的赵文韬,大过年的诅咒我倒霉…”想了想,摇头苦笑道:“忠言逆耳啊,我还是听他的劝诫,总也不是坏事。”

    辛未(二十八日),唐僖宗又任命周岌、王重荣为都都统左右司马;

    任命诸葛爽及宣武节度使康实为左右先锋使;任命时溥为催遣纲运租赋防遏使;任命右神策军观军容使西门思恭为诸道行营都都监。

    仅隔一日,又分别任命王处存、李孝昌、拓跋思恭为京城东、北、西面都统;任命杨复光为南面行营都监使。

    再过一日,又任命中书舍人郑昌图为义成军节度行军司马,给事中郑充任判官,直弘文馆王抟为推官、司勋员外郎裴贽为掌书记。

    “郑昌图是郑从谠的叔祖兄弟,又是郑畋的弟弟;王抟是王玙的曾孙;裴贽是裴坦的儿子。又任命的陕虢观察使王重盈为东面都供军使,而王重盈即王重荣的哥哥。唐朝廷真是任人唯亲。”诗兰看着军报说。

    皮日休笑说:“这唐朝任命官员时,需要权衡多方势力,这份提升报告,看似简单,其中暗流涌动,充满许多智慧啊,这已经是最好的方案之一了。”

    “唐朝廷里还是有许多能人的。”诗兰感叹道。

    “是啊,还有许多能人…”皮日休感叹着说。

    “文韬兄,你觉得咱们什么时候离开长安合适?”诗兰问。

    “这个…”皮日休挠了挠头道:“等恢复我军权的时候,就是咱们逃跑的时候。到时候我会带着全家走,再也不回来了。”

    诗兰惊喜,可又突然担心起来,道:“如若是下月呢?姐姐可就要生产了呀。”

    “哪怕是要生产,也不能耽搁啊。毕竟是全家人的性命。”皮日休仰起头,感叹道:“希望能错开时间,老天保佑我爱妻与孩儿,以后不求大富贵,只求家人安康吧。”

    “文韬兄,这次你是认真的?”诗兰眼眶泛红,双手攥着一方洁白手帕,看起来有些激动。

    “对,是认真的,从此以后,远离战场硝烟。你我一起过隐居生活。”

    “太好了!”

    月悬枝头,夫妻相拥,久久不肯松手,直到夜枭一声惨叫…

    “该死的,谁把猫头鹰给打死了?”皮日休愤愤走出来,大声嚷嚷道:“谁放的箭!”

    这时从房顶跳下一人,一看是亲兵,那亲兵道:“回大帅,是属下射的箭。”

    “哦,是鬼五。”皮日休揉了揉鼻子道:“你为何要射杀夜枭?”

    鬼五道:“是大长公主的命令…”犹豫了一下道:“属下本以为大长公主会通知大帅的,所以才…”

    “哦,不打紧。”皮日休没有责罚鬼五的意思,而且见他深夜还能如此精准射箭,表示十分满意。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注意保暖,但凡感觉冷,就去仓库再领一件棉衣,千万别冻坏了身子呀。”

    “谢大帅!”

    这帮亲兵,十足忠心,讲心里话,平时打仗皮日休都不舍得让他们上。可现在他却无人可用了,好不容易才把他们从北衙卫换回来…

    一想到这里,又想起了郦食央。那姑娘如今嫁入皇族家里,凭她妓女出身,也不知在那家中过得如何,是否会受到歧视呢。

    本来可以打听一下黄雏菊的,可这事儿又担心黄雏菊多心,于是他也就不再过问了。只在心中默默祝福妖艳美女郦食央过得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