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投网官方网站小说 > 穿越小说 > 我成了仁宗之子 > 第三八八章 陛下大行了
    不知道什么原因,自从那次集议后,再没人提起过各郡州军营铺面的事。

    赵曦能想明白。

    各军州不是汴梁,汴梁禁军铺面是开朝时形成的,涉及的是诸多的勋贵。

    而各地郡州,很可能就涉及的是全朝堂臣工了。

    比如文彦博,很可能汾州军营铺面收益,只有他文家有利益。

    比如司马光,陕州就是他司马家的。

    更别提像韩家、王家、吕家等等这些高门大户了。

    这也是汴梁禁军铺面收益这么多年都没人搅和的原因……都一求样,老大不揭老二的伤疤。

    若非这次械斗的事闹的有点大,恐怕汴梁禁军铺面也不会这样容易收回来。

    之所以汴梁这边能收了,也是汴梁这边掺合的人太多,并非一家一姓的事。

    如果在整个国朝推行,那就是割肉了,动整个朝堂臣工的根了……很难的。

    赵曦不急,他当时没继续这个话题,说白了就是留着余地,让大家都多想想这事。也告诉这些朝臣……他赵曦很清楚。

    估计政事堂的人应该有些后悔,后悔不该集议时提这个。

    太子殿下不是官家,没那么单纯,也不会永远装着不知道,妥协的限度有限。

    官家就是清楚,他也会睁一眼闭一眼的就这么放过去了……满朝堂都如此,没必要找麻烦。

    但太子殿下眼里进不了沙子,说不定那一天就会翻出来,那怕是满朝堂,太子殿下也会挖个坑全埋了,还是让臣工们相互推下坑去。

    这一次的裁撤事件已经说明了。

    本来起因是太子殿下代训亲卫,结果一步步走过来,最终成了太子殿下裁决执宰和臣工的龌蹉。

    可每一项措施都证明,太子殿下是早有预谋的。

    可最终谁都说不出什么来,打掉牙往肚里咽,还得感激太子殿下为政事堂解决了危机。

    所以,将来国朝各军州禁军铺面的事,始终会被解决的。

    将来是将来的事,现在赵曦也不再想让朝堂繁乱了。

    因为老爹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了。

    尽管侍奉的很周到,赵曦把后世听说的一些康复方法都用上了,还是挡不住老爹身体的衰竭。

    说实话,这时候赵曦也有把御医拖出去全砍了的心思。

    后世不管是脑梗死还是脑出血,只要没有当初死亡的,到后期经过针灸治疗,都是可以逐渐康复的。

    按说国朝的针灸技术并不比后世差,甚至还要强很多……毕竟中医是个经验学科,后世呗科技淹没的时代,中医的发展环境肯定没有如今的国朝强。

    在中医独尊的时代,一群这个时代最顶尖的医道高手,居然对老爹这所谓的中风而束手无策。

    赵曦明白,并不是御医治不了,是压根就不敢治。

    就是赵曦也不敢……如今的士子没有不懂医理的,所谓做不了名臣就做良医,这话绝对不是老范吹牛。

    可是,即便他也懂该对老爹怎样治疗,一样不敢下手。

    那是帝王的脑袋,谁敢随意拿针再上面玩?

    御医现在做的,就是糊弄人,随便开些吃不死人的方子,再简单的找几个稳养的穴位,糊弄一下俸禄而已。

    赵曦几次想开诚布公的跟御医谈谈,几次都憋回去了。

    这种事没得谈,那怕你说出大天来,御医自己心里有谱。

    任何治疗都是有风险的,赵曦懂这点。正是因为风险,才让他,娘娘,以及御医,包括整个朝堂臣工,都默认了让老爹如此日渐恶化。

    没办法!赵曦有种很无奈的情绪。

    在这件事上,他也有害怕担责任的心态。

    或许他也有就这样算了的心思吧。

    老爹病重,自己回朝后拒绝了禅让,并且很明确的表明了拒绝禅让的原因……就是为了更好的照顾老爹,让老爹有康复的希望。

    他也确实做到了。

    两年多了,他很少会东宫,几乎每晚都在延福宫。

    每隔一个时辰,那怕已经交代了下人,他一样会看着下人给老爹翻身、拍背、揉捏,包括给老爹清理身体,甚至伺候老爹大小解,赵曦虽然不是亲力亲为,都会在场的。

    他能看出老爹眼神里的留恋,也能读懂老爹对这个儿子的欣慰。

    可惜,终归还是得眼睁睁的看着老爹慢慢的衰竭。

    老爹已经没人形了,长期卧床,除了眼皮没有任何活动,整个身体完全退化了。

    那怕是流食,能灌进老爹嘴里的量越来越少了。

    赵曦知道,老爹或许时日真的不多了。

    赵祯自己也知道,他是真的要去了……

    自己这一生算是要交代了,自己即位这四十多年,自觉还算能说得过去。

    特别是曦儿成人以后,国朝可以用日新月异来描述。

    早期那种寅吃卯粮,并年年亏空的朝廷,因为自己儿子的种种手段,朝廷的盈余越来越足了。

    现在国朝一年的税入,几乎都能比上封桩库了……儿子说了,燕云十六州不应该用钱拿回来,应该总钱打回来。

    他很赞同,也知道儿子有这个能力。

    可唯一遗憾的是……他不能亲眼看到燕云十六州收回来。

    同时,他也很骄傲,在面对列祖列宗时,他能理直气壮的说:我不仅仅创造了一个前所未有的繁华时代,更有一个千古帝王之资的接班人。

    或许,儿子才是他一生最骄傲的。

    前三十多年子嗣不继的煎熬,或许老天就是为了给他一个赵曦!

    回东宫……儿子又有两个月没离开身了。

    每一次都是赵祯提起,赵曦才会回东宫一次。

    特别是今年以来,他感觉老爹随时都会没了,是那种油灯耗尽的离开。所以,他回东宫的时候很少。

    “遵爹爹意…~”

    赵曦看老爹今天的精神头还算不错,两个月多月了,虽然自家女人们知情达理,也该着回去看看了。

    ……

    “殿下…殿下……”

    应该是刚过子时,赵曦入睡没一阵,就听见很急促的喊声。他猛然间醒来……千万别是老爹出事呀!

    “殿下,陛下大行了……”

    赵曦感觉身体一下子像被什么抽空了一样,刚刚站立起来的身体,晃了几晃才稳下来。

    他应该想到的,今天老爹的精神头明显要好很多……这是回光返照,一个久病的人,回光返照自不能用常人来考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