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投网官方网站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在异界是个神 > 第285章 家人
    索然无味之中,王宏新深吸一口气,将兴奋感和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抛之脑后。

    热闹的城市里,王宏新在寻常人不可间的状态下站在街道最中间,任由那些车辆穿透自己的身体。

    他看着那些熟悉的建筑,喃喃自语道:“五湖市吗?我们几个又都是在五湖市里死的,果然和我们猜测的一样。”

    王宏新目光闪烁,看着这灯火辉煌的城市,他忽然间有着一种寂寞的感觉,一种和这个世界格格不入的感觉。

    摇了摇头,将心中那种奇怪的感觉驱散,王宏新朝着自己原本的家里飞了过去。

    黑无常法衣在身,虽然王宏新无法做到真正的飞行,但是法衣的力量下,也让他在漂浮的状态中以电瓶车的速度前进……

    好在,这里离王宏新的家里并不远,四十多分钟以后,王宏新便到家了。

    靠着虚无的身体穿越墙壁,王宏新看到了自己黑白的照片摆在桌子上,已经有了白发的父母疲惫的沉睡着。

    “爸……妈……”

    王宏新心中一酸,就叫了出来。

    但是因为他是鬼魂的原因,他的声音很小,让本来就觉深的两个老人在这声音之下,只是下意识的翻了个身。

    “宏新啊,爸对不起你……爸没用啊。”

    沉睡之中,王宏新的父亲嘟囔了这么一句,让王宏新在听到之后,身体都不受控制的颤抖了起来。

    白发人送黑发人啊……

    看着父母脸上的老态和灰白,和父母一起住了快三十多年的王宏新哪里能忍得住。

    心念一动,王宏新的身影凭空出现在老旧的两室一厅里。

    抚摸着房间里那熟悉的一切,王宏新想哭,但是作为鬼他根本哭不出来。

    “爸妈,是我对不起你们……”

    “再努力两年,我们就可以换大房子了,你们就可以好好休息了。可是我……”

    “儿子不孝啊!”

    生怕吵醒了老两口,王宏新压低着自己的声音说道。

    不知不觉间,王宏新就来到了老两口的床前,下意识的伸手想要去抚摸母亲的白发,但是还不等接触到,王宏新的动作就顿住了。

    他想起之前那些被他摸过的女人,几乎每一个身上都有淤青的伤痕。

    “人鬼殊途……”

    心中闪过这样一句话,生怕伤害了父母的王宏新,艰难的将手臂收回。

    王宏新目光温柔的看着自己的双亲,足足看了半个多小时的时间,随后才闭上双目。

    当把父母面容,深深刻印在心底后,王宏新跪在地上磕了几个头。

    而后他转身,脸上猛然露出了坚毅之色,接着大踏步的穿越了墙壁,朝着外面走去。

    王宏新心中已经做出了选择。

    他知道,人鬼终究殊途,强行留下这里,或是叫醒父母,不过是徒留伤悲罢了。

    “我有毁灭的阴曹地府,我有黑无常的宝物……”

    楼道里,无法被人看到的王宏新死死的攥着自己的拳头,他很清楚,拥有这些东西的他,将走的是一条和普通人完全不同的道路。

    不管以后是祸是福、是吉是凶,他都不会后悔自己的选择。

    “我将在地府打下大大的江山,等二老仙逝,儿子在给你们尽孝!”

    王宏新的声音幽幽的回荡在楼道里,让楼道的声感等明灭不定。

    居民楼外,方累那属于神的眼睛可以清楚的看到这一切。

    看到王宏新的内心经历了膨胀、悲伤、决然和野心等种种情绪变化,并且最终为自己设立了宏远的目标之后,方累真的想拿出手机用威信给他发个表情包。

    妙!

    本神就是需要你这样有理想有抱负的韭菜!

    在地府打下大大的江山?恩……虽然你口中的地府如今也就那么大,但是未来会有的,什么都会有的!

    整整一个晚上,王宏新都在奔波,他可是还记得呢,除了大波妹这个外围女之外,其他几人都希望自己能替他们去看看家人。

    已经滋生了掌控地府的野心的王宏新,自然是不会错过这个收买人心的机会。

    悲欢离合被王宏新尽数看在眼里,也坚定了他心中生出的那个想法。

    生没能当人杰,死自己怎么也要争取做一次鬼雄了!

    天色蒙蒙亮的时候,大日的光辉从东方缓缓铺撒大地,在那样光明的力量下,即便是有着无常法衣的保护,王宏新也在感觉自己体内那股冰冷的力量在飞快的消散。

    甚至他还有一种预感,若是体内的力量完全消散,太阳将会逐渐的让自己的阴寿都消散!

    哪怕是有无常法衣保护,自己也绝对坚持不过正午时分!

    在这样的强烈感觉下,王宏新不再犹豫,取出那对他来说极为重要的腰牌,将体内的力量注入其中。

    建筑的阴影里,一个黑洞凭空浮现,王宏新一步迈出那黑洞边瞬间缩小,直至消失不见。

    王宏新家里。

    随着清晨的到来,老两口也从沉睡之中醒来。

    才一睡醒,老头就注意到自己静音的手机屏幕上跳出一连串的提醒。

    那是智能摄像头的提醒,说起来,这智能摄像头还是王宏新装的,耐着心思教会他们两个怎么用的呢。

    不过现在老头可没时间会回忆这些东西,他心中咯噔一下子:“家里进贼了?”

    心中升起这个想法,老头连忙解锁手机,然后点进APP当中,顿时昨晚记录的视频就被播放了出来。

    视频之中,一个穿着漆黑衣服,带着高帽的身影凭空出现在房间当中,吓得老头手一抖。

    不过在看到那身影的样貌后,老头一下子就愣住了。

    近乎是呆愣之中,老头将摄像头保存在SD卡中的视频给全都看完了。

    他亲眼看着王宏新站在自己的床边说话、也亲眼看到他给自己老两口磕了头、甚至还看到王宏新临走的时候穿墙而过……

    良久的沉默之后,老头忽然间哈哈大笑起来:

    “好!好!好!”

    “不愧是我老王家的种,啧啧啧……黑无常啊!”

    笑罢,老头一扫之前的颓废,兴奋的喊道:“老婆子,你快来看!”

    五湖市局,一场不同寻常的会议在领导层展开了。

    一位穿着警服的中年男子看着有些头疼的报告,揉了揉自己的眉心:

    “朝廷的红头文件大家都看过了吧?现在整个华夏,对于任何超凡案件,都不能掉以轻心。”

    “一定要谋定后动,绝对不能造成人民生命财产的损失,这是我们的大方针!”

    说完,他敲了敲桌子:

    “这是昨晚我们接线员接到的报警,有人打电话说在青戈江岸边看到了鬼。”

    “那鬼和黑无常的打扮差不多,从江里面走出来,然后凭空消失。”

    “犹豫附近没有什么监控设备,我们也不能断定这件事的真伪,但是接下来我们一定要放在心上。”

    “好了,说完这件事,我们在说一下五湖第9号档案吧,那个浑身肌肉扭曲的兔子现在怎么样了?”

    关于黑无常的出现,五湖市局得到了报警,但是因为没有真凭实据,因此并没有放在心上。

    不过在朝廷红头文件的方针指导下,各地区都秉承一个原则——异常案件无小事!

    而对于异常案件,朝廷那边也下达了具有借鉴意义的行动方针。

    所谓的行动方针可以尽可能的避免浪费潜龙这个超凡战队的力量……

    虚空石内。

    因为阴曹地府景色的空洞和枯燥,初成鬼魂的几个人聊了整整一个晚上,彼此之间也混熟了不少。

    “小兄弟,你放心,若是有机会给我小孙子传递消息,肯定给你一个公平,给你家人一个妥善的安排。”

    老者笑呵呵的对着民工说道。

    说起聊天,在场的也就老者和那大波妹有本事,但是大波妹的手段在老者面前,却又根本上不得台面。

    民工一听老者的许诺,那扭曲的脸孔上顿时露出惊喜的笑容,刚要开口道谢,下一刻民工就张大了嘴巴,一脸震惊的看着老者背后。

    其他人下意识的顺着民工的目光看去。

    只见一个漆黑的小点出现在空气之中,旋转间就化作一个漆黑的黑洞。

    而在那黑洞之中,一身黑无常打扮的王宏新大步从里面走了出来。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是神色一动。

    王宏新回来了,成功的回来了!

    不仅回来了,他似乎还掌握了那个神秘的黑色通道!

    “呀!大兄弟你回来了,俺老婆和孩儿怎么样了?”

    别人有心思,民工却是一点心思都没有,一见到王宏新就一脸惊喜的开口问道。

    王宏新呵呵一笑道:“几位的家里我都去了,放心吧,虽然亲属很难过,但是没有太大的影响。”

    “尤其是你儿子,还不知道你死了的消息呢。”

    “那就好,那就好,娃不哭就好……就是苦了我那老婆了……”

    民工搓了搓自己的大手,有些如释重负的说道。

    而就在这个时候,大波妹忽然间娇笑一声道:“哎呦帅哥,你这出去一趟,收获不小吧?”

    看似无心,实则有意,感受着几人那故作平静的目光,掌握了门户力量的王宏新微微笑道:

    “是啊,确实收货不小。”

    说着,王宏新便开始将自己在黄泉水底和在现实世界的种种经历给说了出来。

    当然,关于腰牌他还是有所隐瞒的,在他解释力,这东西已经和他绑定在一起了。

    一个个消息,让众人都神色变幻。

    实在是太难以接受了!

    这里竟然真的是阴曹地府,阴差的腰牌可以往返阴曹地府和现实世界。

    而在现实世界,这破碎得只剩下这么一块弹丸之地的阴曹地府,竟然是和一尊神像相连。

    甚至在现实世界,作为鬼魂,王宏新还拥有了种种不可思议的能力。

    这一切……真的是太刺激了!

    老者眼中精光涌动,少年死死的咬着嘴唇,大波妹眼珠子乱转,民工则是激动的浑身颤抖……

    当超凡崭露头角,众生百态也就出现在王宏新的眼前。

    不过,早就在心中预演过这一幕的王宏新,并没有显得不知所措,而是看向那民工,温和一笑道:

    “我在黄泉水底,又捞到了一件无常法衣,要不这无常法衣就借给你穿,等下一个晚上你也好回家看看老婆孩子。”

    民工闻言,顿时大喜。

    但是想到还有那么多人需要无常法衣,他又不好意思开口应承下来。

    他啊,到底是相对淳朴许多。

    “哎呀,帅哥,人家也想回家里看看嘛。”

    大波妹来到王宏新身边,晃着他的胳膊撒娇道。

    王宏新心中冷笑:“你一个外围,看个瘠薄的家人。”

    还不等王宏新应付大波妹,那个学生更狠,噗通一声就跪下来:

    “王大哥……我……我爸妈一定伤心死了,我也想回家看看。”

    老者则是摇头轻笑道:“老头子我就不和你们争了,活了一辈子,什么都看透了。”

    这一番话,成功的让民工看向他的目光充满了感激。

    王宏新一瞬间仿佛处在风暴中心,一个处理不好可能就导致眼前这四人离心离德。

    好在,王宏新早就有所准备。

    只见他故作沉吟片刻,面露为难之色,而后试探性的问道:

    “要不……大家看这样行不行?”

    “无常法衣也就这一件了,大家轮流穿就可以解决问题了。”

    “不过我希望大家返回现实世界的时候,一定跟着我一起行动,毕竟没有我带着你们也不能返回阴曹地府。”

    “尤其是阳光等等东西,会对我们造成生命的威胁。”

    “所以,如果返回现实世界的话,我希望大家务必跟着我一起。”

    威逼之后,自然是利诱,说完了其中的厉害关系,王宏新在顿了顿之后继续说道:

    “另外,灵魂能否让阴曹地府复苏,这个东西还需要我们进一步确认。”

    “如果一切是真的……那么我们每个人都一身宝物也不是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