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投网官方网站小说 > 穿越小说 > 汉兴 > 第369章 喜忧
    蒙兀草原。

    傍晚。

    王启年正一口马奶酒一口烤羊腿啃得不亦乐乎,突然就听到周围蒙人发出阵阵欢呼声。

    他抬起头,疑惑的四处望望。

    大群蒙兀壮丁正在一边高声欢叫,一边向酋长帐篷那边跑去。

    女人和孩子们没有资格靠近,却也伸长了脖子,面带笑容的看向那边。

    “出了啥事?”王启年问身边一个管事。

    “好像是鞑子撤军了。”

    这管事是山陕地区一个投靠蒙兀人的汉军世侯派给他当向导的,他对草原上的习俗,各部族之间的关系以及蒙兀人的性格、语言都十分熟悉。

    有这个掌柜做向导,王启年在草原上行商还算顺利,与当地部落爆发冲突的次数也大大减少。

    当然,为聘请这位向导,王启年付出的代价也让他好几天心在滴血。

    山陕地区的汉军世侯都投靠了漠南蒙兀各部落共主札木合。而这个蒙兀头领在之前被女真人压得很惨,现在听说鞑子终于撤军,蒙兀人自然会欢呼雀跃。

    “啐,蒙兀人不也是鞑子吗。”

    王启年小声嘀咕一句。

    “王大当家刚才说啥?”

    “没啥。”王启年把话题岔开:“这女真人咋就撤了?他们来了才三个来月吧?比往年早走至少一个多月。”

    往年女真人劫掠草原,基本是在秋收劫掠汉地获得人口和粮草补充之后,通常历时4到5个月时间,从10月开始到来年开春之后,带着抢来的人丁牛羊回辽东,这样来得及监督阿哈们春耕。

    今年情况与以往完全不同:女真人来草原的时间早了差不多两个月。

    现在看来,结束时间也很早,11月刚过,女真鞑子已经开始退兵了。

    “俺也不知道,不过俺去问问,王大当家在这等等。”

    这掌柜对草原上的战事进展十分上心,因为这关系到这次买卖顺利与否,也关系到掌柜本人和他背后那位汉军世侯能从王启年手里获得多少收入。

    王启年示意他自便,自己继续低头喝酒吃肉。

    过了大约半个时辰,那掌柜又回来了。

    这个干瘦的老头脸上挂着不可思议的表情,喃喃说道:“齐省汉人横扫辽南,说是击破完颜娄室,歼灭十万鞑子。”

    “鞑子三太子老窝被抄,这是急着回去看家呢。”

    王启年放下酒碗问道:“齐省?徐世杨?”

    “就是他。”那掌柜盯着王启年问道:“大当家的货,就是从齐省来的吧?”

    “没错。”王启年十分痛快的承认了。

    仿佛他跟徐世杨关系很好一样。

    掌柜果然误会了:“那么,大当家愿不愿意随我去见见我们的大汗?”

    一个手下只有不到一百骑兵的马贼首领自然没有权利求见蒙兀人的大汗,实际上,之前王启年连那个汉军世侯本人都没见过,一直只是跟类似掌管这样的代理人联络。

    但,若王启年是一个能打败女真人的庞大势力派往草原的代表,那么他自然有权利拜见蒙兀人的大汗。

    特别是在这种蒙兀人分裂成漠南、漠东两大集团的情况下。

    漠南蒙兀人的古尔汗,自然会想到从草原之外的势力中寻求支持,以获取统一草原,以及东征金国的机会。

    王启年想了想,随后拿起酒碗,把马奶酒一口喝干。

    他说:“那就请掌柜帮我引荐一下。”

    这笔买卖很危险,但越危险收益就会越大。

    ……

    淮安。

    夜色朦胧,大周江淮宣抚使,太尉徐世松站在自己的大涨门口,静静看向北方。

    没人知道徐太尉正在想些什么,也没人敢问——徐太尉不是个脾气很好的人,在加上军中权威日重,新开拓的江淮地区又没有几个文官,因此在这里没有人能压制徐太尉。

    没有人……,不过在徐太尉生气的时候,确实有人能劝住他。

    “夫君,你在想什么?”

    仁福公主仪态款款的从两人居住的大帐篷中走出,给徐世松披上一件华贵的狐裘。

    “没什么。”徐世松摇摇头,拒绝回答。

    但他这样子,只要不是傻子,怎么可能看不出他有心事?

    “夫君在想家吧?”仁福公主笑着说道。

    他们现在所处的淮安府,是在淮河边上,旧时属于苏省,旁边旧时洪泽湖,从洪泽湖顺着运河乘船北上,十天时间就能抵达齐省。

    当初仁福公主北上,也曾经路过这个地方。

    也就是说,徐世松此时距离齐省老家已经很近了。

    然而,他不知道此时自己还能不能回家。

    徐世松已经得到消息,齐军在盖州重创鞑子,又一次取得了大周官军从未取得过的战果。

    他本来应该高兴才对,然而徐世松觉得,自己那个堂弟野心实在太大了,一次次震惊世人的胜利,也一定会助长这种野心。

    若是大周官军还像以前一样,毫无奋起迹象,到那时候,徐世松觉得,自己就得在忠于朝廷还是终于家族之间做个选择了。

    徐世杨从未食君之禄,也就谈不上忠君之事。连徐世松偶觉得,他若是造大周的反,对江北汉人来说,远比让大周朝廷收回江北更容易得人心。

    可问题是,他徐世松不是徐世杨,皇帝和朝廷把仁福公主这样的娇妻嫁给徐世松,一年多的时间就让他位及武人之巅,简直可以说是信任有加。

    这位徐家世字辈老大觉得,自己应该把忠诚奉献给朝廷,做大周的忠臣。

    做大周的忠臣不难,可做了忠臣也没用怎么办?

    “夫人,我已经没法回齐省了。”

    徐世松苦笑着说道:

    “世杨赢得越多,赢得越大,我就越没法回去。”

    “夫君的意思是……”

    “朝廷啊……,若是再不奋起,辽东无论最后谁胜,对朝廷都没好处。”

    “夫君为什么不把这话告诉文相公?”仁福公主笑着问:“现在我皇兄和文相公还在想着向齐省输送军粮军饷,以此把齐军纳入朝廷统辖呢。”

    “夫君为什么不上书朝廷,告诉他们这样做是没用的,齐军早晚会造反?”

    “因为说也没用。”徐世松无奈的说:“朝廷沉沦太久了,新上台的诸位大人,包括皇上和文相公在内,都需要对鞑子的胜利巩固自己的地位。”

    “想要这个,朝廷自己的军队能行吗?不靠齐军靠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