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投网官方网站小说 > 修真小说 > 偃者道途 > 第74章 山中人为仙
    一具机关木鹤市价万枚符钱,委托总值高达十亿,一对鹤翼大约一千二百,三十万对,价值也达三亿六千万。

    按照一般偃者的做法,这两笔订单即可带来超过三亿的毛利,但李尘麾下大规模运用了智能化的自动机械,还有自家的福地出产灵材,可以把人力物力的成本压缩至极低,多出至少一亿以计的收入。

    饶是如此,当中漏出的一些采购需求,分包委托,仍然足以养活许多草莽世家,散修工匠。

    当李尘在内部把这一委托的情况公布,让众人各寻门路,筹备生产的时候,广云周边,方圆千里,俱皆受到其影响。

    原因无他,价值十亿以计的委托契约,需要采买的材料,招募的人手种种,足够影响太多人的生计了。

    平常工匠积蓄也就是数万以计,富裕者数十万,而学徒,匠工,更是只有数以千计即可谋生,这笔钱的作用是显而易见的。

    李尘得知,却是叹息一声,遗憾道:“如今的广云峰,还需以接取委托维持生产。”

    梅萱不解道:“这不是理所当然吗?没有金光城的订单,就没有生产的动力和资粮,没有生产的动力和资粮,也不会无缘无故炼制这些。”

    李尘道:“但金光城的需求是从何而来,它所拥有的资粮又是从何而来?”

    “总有些东西,是因着内禀的需求而产生,最终是为实现自身发展,而非其他。”

    他又道:“我曾听闻,古之仙人,食气而神明,餐风饮露,不与俗交,因而仙人之间没有凡俗利益,没有经济之道。”

    “仙不重利,则无有私心,百事顺其自然。”

    “但修真之道的发展,打破了这一天性,因为修真者活在当世,所谓不重名利,视金钱如粪土,只是不屑于凡俗之人的利益而已。”

    “修真者有修真者自己的利益,灵峰福地,天材地宝,秘籍功法,比比皆是。”

    “也有自己的追求,譬如长生不朽,逍遥自在。”

    “有了利益,就有贪欲,也产生种种争端。”

    “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归根结底还是不同利益的集团在争锋。”

    他面露沉思,顿了顿,但很快又坚定无比:“故此我认为,修真者与凡俗本质无异!”

    梅萱问道:“那什么才是仙?”

    李尘道:“古语云,山中之人即为仙!”

    “人想要超凡脱俗,寻仙问道,如何做到?唯一的办法,就是超脱人世,超脱人类和天地万物所构成的社会!”

    “山非凡山,乃是仙山,乃是洞天福地,是隔绝内外,自成体系的存在。”

    “譬如一老农,倘若能够做到不求于人,自给自足,维持他生存状态,即可称之为仙!”

    “又有一桃花之源,离群索居,避开尘世,即为凡俗求之而不得的仙乡!”

    “浮空城之所以被称作仙城,也是它能够实现一定程度的自给自足,它本身可以视作封闭的,独立运转的社会体系!”

    梅萱听着这说法,感觉颇有意思,但又疑惑道:“但老农没有对抗生老病死和种种自然灾祸的能力,本质上仍然不得自由,又谈何超脱,谈何成仙?”

    李尘道:“这正是后世追求神通法术的原因,因为仙道破灭,修仙不得,退而求其次,修真问道。”

    “只可惜,世人多愚昧,误解了神通法术的本质,错把神通法术本身当追求。”

    梅萱道:“你认为神通法术是为了对抗天命而产生的工具?”

    李尘道:“准确来说,应是改造自然的工具,正因如此,我才会对偃道百工的民生日用,造化神功理念深以为然。”

    “如若我可获得无限资粮,拥有兼济诸天的之能力,就可以把物化国显化,降临现世!”

    “我理想中的国度,人人依靠内禀动力驱使,根本不必依赖经济之道的调和与刺激,也不追求人之私欲,而是追寻更加崇高美好的天人大道。”

    “只可惜,这一点就连我自己都无法做到,我自己也尚未彻底斩断人类尘念,永久固定太上忘情的状态。”

    “但只要我能做到,我就可以把这一套模式无限复制。”

    “其实人之所以重利,之所以会有私心,皆因生物本能使然,只要加深修炼,巩固境界,甚至干脆进行改造,即可从根本上将这些摈除。”

    “但如此简单粗暴之法,有可能造成系列影响,甚至导致一方城池与社会的崩溃,没有充分验证之前,难以实施。”

    梅萱听到这里,隐隐感觉不对:“原来,你对我实施的改造,也包含了这一部分的内容!”

    李尘道:“不错,我为你更换躯体,承载意志,等若是斩断了你的种种尘念,使你更具精神意志上的纯粹。”

    “如此状态,与天人类同,甚至更进一步,达至仙神之境。”

    梅萱微微皱眉,但她又不得不承认,自从落到李尘手里之后,她就像是获得了新生。

    过去的梅萱早已经死了,取而代之的,是拥有梅萱体型,外貌,记忆的全新梅萱。

    李尘用她脑体承载灵魂,但却使用自己炼制的机关人躯体,无有生老病死,不会饥饿困苦。

    这既是一种束缚,但同时也是自由。

    直至这一刻,梅萱才意识到,自己如今的生存状态,究竟有多么奇特。

    如若换成是过往的梅萱,理应有种种利益驱使,信念支撑,才会帮李尘做事,但如今却视之为平常,而且她也的确在某些方面认可了李尘的观念和理念,试图接近和支持。

    她突然明白了李尘遗憾的是什么。

    他遗憾的是,偃者道途依然还需要依靠利益来驱使,需要依靠经济之道调节资源,优化分配,而非是靠更具效率的方式。

    但利益所在,根深蒂固,除非对全体偃者也实施相应的改造,或者干脆直接从躯体上消灭他们,才能做到完全顺遂李尘心意的资源统合。

    这是一个近乎无解的死结,以李尘如今的境界和力量,完全不足以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