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投网官方网站小说 > 穿越小说 > 秦时小说家 > 第六百二十二章 名与利(求票票)
    “蒙恬!”

    “这里不是你的府邸!”

    感身侧那花魁赤练的举动,顿时令王贲神情愈发的难看起来,周身浅浅的玄光隐现,双眸目露凶光,直视蒙恬的所在。

    这里是琦红楼,何以这般闯入自己的雅间?还打伤了马兴等人?这是对自己赤裸裸的挑衅,千万不要告诉自己是为了这个风尘之女。

    “赤练姑娘有言,陪就不过夜,失礼不失身,王将军这般强力未免有些不妥啊!”

    静立于雅间之内,单手扶立长剑,感受着身前那一具火热的娇躯,蒙恬神情不变,声音有些浅浅的冷酷,直视身前的王贲。

    王贲的身份,自己知道,乃是如今蓝田大营上将军王翦的子嗣,一直在关外大营历练,立有军功,堪为军中未来支柱,不过一直以来,二人之间倒是没有太多的交集。

    刚才自己正欲领兵,持王书准备返回蓝田大营,宣告半个月之后长信学宫盛事,忽而遇到琦红楼的下人来报,有人欲要抢夺花魁赤练。

    对于花魁赤练,原本蒙恬是不放在心上的,不过昨夜召之闲谈,倒是令蒙恬对其略微的欣赏一二,虽为风尘之女,但于百家之学也通晓一二。

    就连自己、章邯、蒙毅等人的话题也能够涉足一二,更是令诸人欣赏,昨夜本想要让其陪伴章邯的,毕竟是为了章邯庆功。

    不过陪就不过夜,失礼不失身,诸人倒也不强求,于其倒是深深的记在心中。

    临走之前也吩咐过琦红楼,若有外人叨扰,可前往蒙家,明为客套之言,希望为章邯老弟创造机会,一揽佳人入怀,想不到这么快就遇到眼前这桩事。

    “哦,蒙恬你要为她出头?”

    王贲嗤笑一声,他不相信以蒙恬如今的地位,会为了区区一个女子和自己闹翻,那个后果,他应该清楚,他……承受不了。

    “蒙将军,刚才此人言语,若然奴家不侍寝于他,他就要让琦红楼在咸阳城呆不下去,还扬言琦红楼勾结山东游侠,奴家不忍,奴家害怕!”

    蒙恬神情一滞,的确,为了一个女子出头,却是不合蒙氏一族的利益,但事情已经到了这般地步,想要直接退出,更是有损蒙家的颜面。

    心中正在思忖什么,忽而,陡听仍旧手臂保住自己的那花魁赤练之言,顿时,蒙恬眼中亮光忽闪,对着花魁扫了一眼,再次看向王贲。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为了强压一个女子,王将军莫不是想要将罪名落在琦红楼的身上?据我所知,王将军归来咸阳不过数日的时间,难道已经对琦红楼的一切了如指掌了?”

    “我却不知,秦国的法理之中,还有这等条例,若然此事传扬出去,怕是对王将军名声有损,于王翦上将军来说,面上更是不好看。”

    面上带着一丝笑意,身前的这个花魁倒是帮了自己一个小忙。

    不然,局势还真有些被动,若然如此,那么,王贲此举可就大大不妥了,琦红楼虽为风雅之地,但若是强压一位女子,这个名声怎么得也不好听。

    “蒙将军这是要决意维护这女子?”

    王贲微怒的神情恢复正常,无论如何,刚才的事情怕已经传了出去,如果闹大了,双方都不好看,他不相信,蒙恬敢为了一位区区的女子,见恶王家。

    “非也。”

    “昨夜我等离去的时候,曾约定好,今日再来相饮。王将军先前相召,怕是琦红楼的掌事畏惧,不敢不允,既然我等已经前来,当履行昨夜约定。”

    “告辞!”

    蒙恬心中的杂乱心绪也恢复平静,摇摇头,瞥着此刻仍双臂落在身上的花魁赤练,为了此人,和王家见恶,绝然划不来。

    但如果就此善罢甘休,也非自己所愿,拱手一礼,转身离去,挣脱身上赤练花魁的动作,迎着雅间门外一道道看过来的奇异目光,大踏步离去。

    “兄长!”

    “蒙恬兄!”

    得到消息的蒙毅和章邯也赶至琦红楼,找到此刻正在雅间内饮酒的蒙恬,其身侧不远处则是仍披着一袭纱幔、楚楚怜人的花魁赤练。

    “你们来了。”

    蒙恬目光迎了上去,轻轻颔首,连二人都得到了消息,怕是要不多久都要传遍整个咸阳城了,不知父亲会如何的教训自己。

    “见过二位大人。”

    柔声脆语,欠身一礼,赤练那略显凌乱的发丝而动,倒是别有一丝风情,只可惜,于此刻的三人来说,均没有那个心情了。

    “此事因奴家而起。”

    “奴家给三位大人赔罪了。”

    行礼完毕,赤练徐徐近前,将身上的纱幔着成披风一般,玉手持晶莹的酒壶,为入座的蒙恬三人先后斟倒了一杯酒水。

    脆音有些沙哑,有些惭愧,眉目低垂,更是动人心神。

    “罢了,赤练姑娘,你与我等有缘,王贲以强权压人,既然被我碰到,自然不会让其得逞。”

    蒙恬摆摆手,此刻心中沉重至极,也怪自己先前太过于冲动,可惜,事已至此,多言也是无用,不知明日又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

    举起被赤练姑娘斟满的酒樽,对着蒙毅、章邯一礼,一饮而尽。

    “赤练姑娘,今日你怕是受了不小的惊吓。”

    “不若你先回去休息吧,我等将商谈一些要事。”

    章邯举杯轻抿,前来的路上,加上进入琦红楼的数十个呼吸间,事情的前因后果已经了解的差不多,都是因为眼前这个女子。

    怪不得武真君《天人劫》中,多以女子坏事,先前不以为然,今日深以为然。不由得,原本对于赤练花魁还有一丝欣赏之意,如今也当然无存,言语有些平淡,轻语之。

    “都是奴家的错,是奴家给三位大人惹麻烦了。”

    话音刚落,那刚为蒙恬三人斟酒完毕的赤练,精致的容颜为之煞白,神容之上满是苦楚,徐徐退后一步,跪立在地板之上,深深一礼。

    “赤练姑娘不必如此。”

    “此事和姑娘无关,然,姑娘掺和其中,的确不妥,今夜过后,怕是琦红楼与姑娘都要暂避风头了。”

    蒙毅倒是有些心软,比不得军人铁血冷傲,看着章邯兄将赤练花魁说的神色煞白,不由的顿生怜惜之意,从座位上起身,将其搀扶而起。

    轻语之,算是为其指出一条明路。

    “多谢大人。”

    “奴家今夜便离开咸阳,以免给三位大人带来更多烦心之事。”

    起身的赤练,又是屈身一礼,神容仍是愧疚至极,美眸掠过雅间内的三人,余落,徐徐的转身离去,数个呼吸之后,房门为之关闭。

    “兄长,此事……难矣!”

    赤练的离去,令的雅间内的气氛顿时陷入更为严峻的地步,明日,怕是要有诸多麻烦加身,父亲、秦廷御史、军中势力……

    “是兄考虑不周。”

    蒙恬后悔不已,心中愤恨,将杯中之酒一饮而尽,随之不觉过瘾,又拿过酒壶,牛饮一般,似要醉卧其内,以抒胸中郁闷。

    “兄长!”

    蒙毅轻叹了一口气,从兄长手中夺下酒壶,也为自己和章邯各自倒了一杯,共饮之。

    一时间,雅间之内,没有任何声息传荡,只剩下三人一杯杯的喝着,事情再说,也已经没有了用处,喝上几杯也能够好受一些。

    只是,今日的酒似乎容易醉。

    条案上的三壶酒,两壶尚未喝完,蒙毅便是支撑不住了,未几,连实力不俗的章邯都有些扛不住了,看着躺靠在条案上的兄弟二人。

    蒙恬继续饮着,饮了这般多的酒,心中倒是好受一些,半柱香之后,随着手中的酒樽落地,整个人也是趴在条案上,陷入深层次的昏睡之中。

    三人尽皆醉倒,数十个呼吸过后,雅间一侧的窗户为之打开,一道周身漆黑劲装包裹的身影走入,行至三人跟前,在三人的身上摸索一二,悄然离去。

    ******

    “少将军,根据咸阳律例,咸阳令只能够派出五十人助力我等兵困琦红楼!”

    与此同时的琦红楼百丈之外,王贲与马兴重甲着身,踏步在琦红楼之前,身后跟随着五十位轻甲兵士,均手持戈矛,虽不比军中劲卒,但咸阳之内,威势更显。

    看着眼前仍旧灯红酒绿的琦红楼,马兴待在王贲身侧,徐徐言之。

    “足够了!”

    “现在不必着急,等到子时,本将要一举攻破琦红楼,这等风尘之地,历来是杂人汇聚之所,若言没有山东六国的异心之人,决然不可能。”

    “蒙恬、章邯、赤练,本将要让你们丢尽颜面!”

    先前雅间之内,蒙恬悍然闯入,带走赤练花魁,此举若是不给予反击,明日怕是咸阳城都要传扬,王氏一族惧怕蒙氏一族。

    纵然父亲不理会这个虚名,但自己不能不在意,自己在军中打拼,所为就是名与利,蒙氏一族虽强,还不能够骑在王家头上。

    根据探子来报,蒙恬、蒙毅、章邯三人仍旧在琦红楼之内,接下来,自己要让他们好看,还有那个赤练花魁,敢违背自己的意志,就是找死。

    马兴轻轻点头,对着身后的五十名轻甲兵士挥动手掌,隐入黑暗之中,静待子时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