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投网官方网站小说 > 科幻小说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第二千五百四十九章 心思复杂


    周云从出身黔地大户,从小深受叔伯宠爱,一人身挑九房,从小读书又相当厉害,小小年纪便中了举,而且名次还很高,很有希望更进一步直接成为新一届进士光宗耀祖。

    他此时年不到二十,正是好玩贪玩的时候,跟着一帮刚刚中举的同年约好出去游学,瞬间直接去京城考进士。

    家人虽然不放心,可最后还是叫他带着书童还有长随出门。

    一行十来位新晋举人游山玩水好不热闹,从黔地到蜀地足足走了近两个来月,这才于近日赶到芙蓉城。

    他们约好游玩过蜀地后,便一同前往京城赶考。

    可惜,刚到芙蓉城,朝廷便传来新的消息,加重君子六艺的考核!

    晴天霹雳,真真的晴天霹雳!

    说什么君子六艺,周云从等人哪能不知,这是武功的统称,只是读书人不愿让武人得意,这才把练武说成了学习君子六艺。

    “这可如何是好,我之前一心苦读,身子骨可不算健朗,这要是要考较君子六艺,简直要命啊!”

    “正是,朝廷也不知怎么想的,竟然突然宣布加重君子六艺的考核,这不是坑人么?”

    “就算咱们想要临时抱佛脚,总不能加入某个武馆吧,那也太丢人了!”

    “……”

    一干新近举人炸了锅,窝在客栈里议论纷纷,全都在为以后的前程头疼,哪还有心思游山玩水?

    “朝廷应该不会如此蛮横,肯定还有后续动作,不然天下读书人非得闹翻天不可!”

    周云从家学渊源,几位伯父都在官场打拼,对于朝廷的某些情况还是相当熟悉的,当今陛下不是一个喜欢甩责任的人。

    “那咱们接下来该如何是好,我是没心情继续游玩下去了!”

    “要不,咱们直接返回家乡,问一问当地学政可好,有老师帮忙可要方便得多!”

    “我也是如此想的,你们呢?”

    “……”

    周云从的话,叫一干同年稍稍安心,他们都知晓周家乃黔地不可小觑的官宦家族,对朝廷的情况比他们要了解得多。

    不过,这帮新晋举人坐不住了,一个个归心似箭,全都想第一时间赶回家乡,问问自家老师还有当地学政,究竟是个什么状况。

    朝廷突然表示对君子六艺的看重,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就算对自身学识再有自信,可孱弱的身子骨摆在那儿,一旦考较君子六艺,他们肯定不合格。

    他们不知,君子六艺不合格的考生,会有什么待遇,这才是他们最为忧心的地方,谁也不想关键时刻阴沟里翻船。

    “用不着那么急切,芙蓉城这里的消息,可要比黔地那边灵通多了,咱们不如联袂拜访当地学政,说不定会有好消息呢!”

    周云从却又不同意见,急忙开口说道:“反正也耽搁不了多长时间,咱们不如试上一试可好?”

    “这个主意不错,确实可行!”

    “还是周兄弟脑子灵光,我刚才一时急糊涂了,芙蓉城这边的消息,确实要比黔地来得快捷!”

    “那还等什么,咱们一起去拜访当地学政,好弄清楚究竟啊!”

    “……”

    十几个新晋举子的分量还是很重的,他们联袂递上拜贴,芙蓉城当地学政相当重视,很快就确定了会面时间。

    学政大人如此积极态度,让十几位新晋举子心中的焦躁少了些许,脸上又多了几分从容和开怀。

    等到约定好的拜访时间一到,十几位新晋举子全都换了一身新衣裳,把自己打理得干净爽快,这才一同赶赴学政官署拜见。

    一番见礼客套分宾主落座,芙蓉城学政也不客气,直接询问他们的来意。

    “是这样的大人,我们前不久结伴从黔地出游,刚至芙蓉城便惊闻朝廷对科举内容有所改革,一时心中彷徨不知所措,便想拜见大人探个究竟!”

    周云从最是从容,起身拱手道明前因后果。

    “原来如此!”

    芙蓉城学政恍然,而后挥手叫家丁取出一叠崭新书册,分发到一干新晋学子手里,笑道:“诸位不必心忧,这是朝廷新近下发的《基础锻炼术》书册,诸位只要按照这上头的方式锻炼强健体魄,到时候科考之时自然不会出了差池!”

    一干新近举子闻言,顾不得这里是学政衙署,迫不及待翻开手中崭新书册,哗啦啦的翻书之音不绝,书页之上图文并茂写得十分清楚详实,而且还是白话所写,又有详细图解注释。

    只要眼睛没出问题,脑子也没出偏差,就不会理解错误里头的内容。

    可是……

    那一个个在新晋举子眼中,颇显幼稚和傻气的动作,让他们感觉很是不可思议,以后就要练这玩意强身健体?

    有没有搞错?

    脑子里不由自主幻想自己按照书册上的动作锻炼,就不由生起深深的忧伤,实在太羞耻了有木有?

    “如何,很简单吧!”

    过了许久,见一干新晋举子合上书籍,芙蓉城学政没理会他们脸上的尴尬和不快,哈哈笑道:“只需早晚各练一次,听闻效果相当不错,完全可以在短时间内让诸位的身体素质更上一层楼!”

    “这个,大人,难道非练不可么?”

    “这里头的动作,感觉太过幼稚了些!”

    “大人,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取代了么?”

    “……”

    很显然,一干新晋举子,有些受不了《基础锻炼术》里的动作,也不知哪个开了头,其余人等纷纷跟进,一脸的不好意思和热切。

    只有几个出身寒门的举子不甚在意,书册里的动作虽然感觉羞耻,却还在他们的承受范围内。农忙之时他们都得下地帮家里抢种抢收,那时候为了家中的收成都要拼命,谁还有心思理会丢人不丢人的。

    再说了,《基础锻炼术》书册里的锻炼动作又不复杂,幼稚是幼稚了点,可这是朝廷刊印的正式书册,他们还看到了编纂者那里有当今陛下的名讳,就冲着这点他们都要试上一段时间,有效果自然最好,就算没效果也算是给了当今陛下很大面子了。

    周云从若有所思,他出身官宦之家,几位伯伯的官做得虽然不大,可消息却是绝对灵通。

    作为家中下一代中唯一的男丁,叔叔伯伯们对他的培养很是卖力,他小小年纪却是知晓不少朝廷秘闻。

    就比如,当今陛下的武功之高惊天动地,据说在立国之初还跟祸患天下的邪修大打出手,最后还能将之全部轰杀。

    而且当今陛下的眼界还有学识渊博的不象话,很有点‘神人天授’的架势,很多朝堂上看似莫名其妙的举动,其实都是出自当今陛下之手。

    初始之时可能看不出什么,可等到时机一至,之前看似没有丝毫道理的布置,便会发挥惊人效果,一次两次也就罢了,次数多了当今陛下的威望之高,绝对能叫朝堂上下不敢言声。

    如此英明神武的君主,怎么可能会做无用功?

    像是决定科举加重君子六艺的分量,这样的事情一看就不是朝堂上的重臣会做出来的,说不定又是当今陛下的手笔。

    《基础锻炼术》的书册他拿到手里,里头的内容叫他感觉有些不适,可很快他便看到了编纂者里里陛下的名字,心中一动便起了心思。

    他要按照书册里的动作锻炼,不管里头的动作有多幼稚。

    既然此书乃是当今陛下编纂,肯定有他不知晓的秘密,他决定花费几个月时间亲自尝试一番,看看当今陛下是不是真的那么神奇。

    当然这些都只是他的心里话,并没有说出来的意思,叫同年笑话事小,要是传入官府密探耳中可不是开玩笑的。

    当今陛下可不是什么大度之人,新明初建之时,锦衣卫和东西两厂同时筹建,当今陛下甚至在朝堂上摆明态度要监管天下,朝臣就算心中不满也是无可奈何。

    陛下的原话,他通过邸报其实见过,他觉得陛下说得十分有理。

    前明怎么完蛋的,除了连年天灾之外,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崇祯皇帝裁撤了东西两厂和锦衣卫,让天下官绅失去监管,最后导致东林一党势大难制,把个朝廷弄得乌烟瘴气最后垮了。

    要是东西两厂和锦衣卫还在,起码对东林一党还有个牵制的势力,不会叫他们一家坐大肆无忌惮,谁要是反对谁心中有鬼,不然害怕什么监管?

    闲话不提,再说学政衙署,一干新晋举子眼巴巴看向芙蓉城学政,想听听他的看法还有朝廷的具体要求。

    “朝廷之所以派发这本书册,目的就是为了锻炼诸位学子的身体!”

    学政笑眯眯道:“至于你们是按照书册上的动作锻炼出了效果,还是学了其它的手段强健体魄,朝廷和学堂是不会管的!”

    一干新晋举人松了口气,只要不是强制要求他们按照《基础锻炼术》书册上的内容锻炼就好。

    “诸位举子,本官要提醒诸位一声,不管你们心中是何想法,想要更进一步考上进士,身体素质不达标可是万万不成的!”

    学政脸色一肃,沉声警告道:“这是当今陛下的要求,谁也不敢在里头玩动作,要知道新科进士可是要陛见的!”

    说到这里,缓缓扫视众新晋举子一眼,冷声道:“诸位千万不要想着蒙混过关,本官可以先透露一点,考试之时可是会有军中高手一同见证的!”

    闻言,一干新晋举子心中一凛,急忙收起之前的不以为意,不敢再有丝毫怠慢,显然朝廷这次是下了决心的,应该说当今陛下下了决心……

    中午有事,更晚了